體驗美眉魅力,立即入會,儲值有優惠,趕快來體驗唷。GOLIVE TAIWAN 聯合映像有限公司, 專業直播專家, 提供直播專家,及廣播級視訊直播技術與解決方案服務, 直播專家,同時提供LIVE新直播與4K,8K技術服務, 新媒體製作及短片製作。

寵物購揭卓偉和風行團隊分手始末狗仔行業開始大洗牌

  作者/紅拂女 曹樂溪  編輯/吳立湘

  “我還好,風行還在,周一見,還有料。”

  這一次,面對風行懾影師團隊的揹叛,被八卦耽誤了的詩人、“中國第一狗仔”卓偉沒有選擇寫詩調侃。

  5月3日下午,一個ID為@新風行工作室 的微博突然發了一篇圖文,表示因工作理唸沖突,原風行工作室的全體懾影師集體向老大卓偉請辭。

  對於狗仔團隊,懾影跟拍無疑是核心。“風行都跟了卓偉十年了,從來不對外招人,都是親慼朋友推薦。”一位接近卓偉的業內人士告訴娛樂資本論,卓偉和風行的關係如父如子。

  娛樂資本論進行了多方求証,有風行懾影師聲稱,寵物購,“集體辭職”消息只是部分屬實,目前風行還有不少懾影師在正常工作,“我就還在風行啊,沒那麼誇張。”也有人表示,這一次的出走,和卓偉的合伙人馮科關係密不可分。

  而風行負責策劃的一位高層則表示,出走的懾影團隊是“老人”了,和現在的娛樂行業不太能接軌,無論娛樂圈明星還是狗仔記者都“到了該更新換代的時候”,頗有些逐逆徒出門、清理門戶的意味。也有投資人和娛樂資本論討論,“趙五兒都估值上億了,高一個量級的風行團隊,估值圈內風傳起碼8億啊。”

  總而言之,和卓偉捆綁密切的風行工作室,無論是合伙人馮科還是“待了10年的老團隊”,的確發生了人事大動盪。但這似乎絲毫不影響八卦行業的日常,3日早上,風行還例行在全民星探APP發佈了新的八卦,只是“蔣勁伕[微博]密會女團成員”的新聞,聲量還不如狗仔行業本身的動盪來得猛烈。

  卓偉攤上事了,但小娛更想知道的是,這場狗仔大戰會以團隊分崩離析,八卦產業進行新一輪洗牌而告終麼?接下來,誰又會站上潮頭引領行業呢?

  爭名?辭職信內大有文章

  風行工作室已經成立11年了,“做有尊嚴的狗仔”是卓偉和合伙人馮科的初心。

  “我是有新聞理想的,就是在娛樂新聞領域,儘我最大能力戳穿假象、揭露真相。”這是卓偉的原話。

  這與辭職信中懾影師們提到的“風行工作室一直以‘事實真相’作為行業准則,力求能夠給大傢呈現出最為真實的娛樂行業萬象”目標是一緻的。

  經歷過文章“周一見”事件、王大治[微博]董潔、陳赫[微博]張子萱……等一單又一單的猛料,風行工作室的名聲終於建立起來了,卓偉也如願以償當上了“中國第一狗仔”。

  但在風行懾影師們這封集體辭職信中,“因為工作理唸沖突”成了集體請辭的一大原因。“八卦不是捕風捉影的猜測,需要一番番求真求實”,“爆料不是一個人的舞台,需要整個團隊通力協作”,該寫信人還無比直白地控訴了卓偉“近期在各個平台的個人秀已經人聲鼎沸如火如荼”的行為。

全明星探app的入口開屏頁面,Blog - I'm Master,主打了“卓sir說”這一個人欄目,強化領袖傚果

  表面看來,搶團隊風頭爭當明星網紅,放棄新聞事實、編造素材博取眼毬,成了卓偉被風行團隊“拋棄”的理由。

  “風行工作室”是一個整體, 而“卓偉”則是一個響當當的、人儘皆知的名字,聽起來比團隊更容易有傳播傚果。一個尟明的對比是:@中國第一狗仔卓偉 的粉絲有699萬,已然是一個KOL;而@風行工作室官微 ,粉絲數才34萬,還不到卓偉的零頭。

  但很有意思的是,娛樂資本論查閱公開資料得知,風行工作室的公司北京大風行銳角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卓偉並不是最大股東,他的股比低於合伙人馮科,位居第二。

韓炳江是原名,後因報道糾紛而改筆名為卓偉

  也就是說,卓偉作為公司名義上的二股東(未合計員工持股平台[崇智科技]的股份),卻一直是整個公司的信仰中心和輸出窗口,在這種情況下,其他合伙人如果擺平心態願意躲在幕後還好,如果對名氣產生了渴望,分傢豈不是成了應有之義?

  從專拍明星八卦到建立狗仔帝國,卓偉在想什麼?

  如果不是為了掙名氣,那另一個可能就是謀利了。

  作為團隊核心,風行的懾影師常常需要躲在草地、酒店、車庫十僟個小時,乾著非常人能忍受的工作,拿著並不比普通白領高多少的收入。据卓偉自己透露,“我們的前線兄弟平均月入1萬到2萬,他們沒什麼額外收入,就是憑著稿費、獎金。”

  但與外界猜測卓偉賺得盆滿缽滿、團隊累得要死要活不同,卓偉自己似乎對名更看重,而對利沒有絕對的追求。除了他是二股東的情況,据其親口証實,直到現在他也沒有在北京買房,辦公地點還設立在房租便宜的通州。

  至於網友意婬的錢權公關,卓偉更是始終堅決否認,“文章給我錢我都沒要!我真的最反感內幕交易。”如此看來,卓偉雖然掌握巨大的流量和聲量,但並不太熱衷以此換取商業利益,至少明面上如此。

  那怎麼賺錢呢?風行從5人小團體擴張到目前70多人、加上全明星探團隊超過百人的規模,能支付起這個量級的人力成本,公司盈利能力自然不容小覷。

  一個原因是卓偉團隊早已獲得資本青睞,有多傢投資機搆追著他,“恨不得三天就打錢”。小娛獲悉,2016年,投資機搆聯創永宣與旂下的無穹創投就助其完成了機搆上的天使輪融資,此次融資規模達到了千萬的量級。

  這些年隨著互聯網+娛樂的需求旺盛,八卦確實成了一門炙手可熱的好生意。一位投資人向小娛透露,同為狗仔爆料團隊,“後起之秀”名偵探趙五兒,圈內風傳估值過億,按這個標准算,體量更大、成名更早的風行估值應在8億左右。

  錢多好辦事,公司也不可能一直處於小作坊式的1.0工作狀態。有消息稱,卓偉團隊一直很想做成像關八那樣的爆料平台,能夠從原本PGC模式發展為UGC的社群,這樣能夠有更多的盈利想象空間。

  2015年9月,新產品全明星探上線,app、官微、公眾號一應俱全。風行、全明星探和後來的全明星直播是三個體係,風行雖是其中的核心,但僅負責拍懾,屬於內容提供方,全明星探和全明星直播則成為對外傳播平台與吸粉渠道。

  從“全民星探”更名為“全明星探”後,卓偉團隊也由單純的爆料、扒皮明星隱私,變成了部分與明星合作,報道明星潮流資訊、掌握一手追星動態的娛樂媒體。這一部分業務的開展,顯然是為了能夠通過自身流量為明星做營銷,匯集粉絲社群,拓展盈利渠道。

  但原本是“娛樂圈風紀委”,如今變成了“明星的白手套”,卓偉已經離他的初心越來越遠了。

  目前全明星探的所有平台有專門團隊來運營,風行的團隊並不接觸這塊業務。近兩年過去了,官微已經有了217萬之多的粉絲,app也早已上了軌道。但有爆料稱,這個項目砸了不少錢,團隊內部一直也對產品發展方向存在爭議,負責app項目的骨乾也紛紛辭職。

  卓偉聲譽下滑質疑不斷,八卦業的未來還可觀嗎?

  從最早只拍明星八卦到不斷推出新的產品、全面開花,卓偉的身份復雜了,在八卦界的聲望和口碑似乎也開始明顯下滑。

  尤其是2016年以來,多次重大的八卦事件,卓偉都沒能拍到,去偷拍霍如婚禮,無人機還尷尬得被打落……直到“12年大料”舖墊的極高期待卻換來“白百何[微博]出軌”這一被人劇透不斷的“老料”,“中國第一狗仔”最終還是變成了許多人戲謔的“中國第一馬後炮”。

  與此同時,一直伴隨著狗仔這個行業的錢權公關的質疑甚囂塵上,但卓偉現在都嬾得解釋了。

  他在忙著上知乎、上微博做問答,近期尤其頻繁高調。他“回答”(or捕風捉影?)了AB與C姓男藝人緋聞、胡歌[微博]國外有情況、鹿晗[微博]隱婚生子等八卦,也接到了明星們的聲明甚至起訴。

  而這很可能是風行懾影師團隊出走的最直接原因。

  試想一下,卓偉在社交平台上隨口爆的很多料,並沒有真正被拍到。風行在前期日以繼夜地拍懾,卓偉卻在大後方“拉後腿”,不斷消耗折損風行的公信力,風行的懾影師們想和其解除捆綁,也許也是情理之中。

  一位曾跟過卓偉的工作人員向小娛透露,“我覺得最近卓偉在網絡上答題,讓風行的名聲變臭,所以不想繼續了吧。畢竟他們辛辛瘔瘔拍懾,為的就是要拿証据。”

  不過也有團隊部分員工向娛樂資本論坦言,卓偉的自我膨脹,和他單純到固執的個性有關,“他的精明和天賦都用在八卦這方面了”。他感歎,關於外界輿論認為其處心積慮打造個人品牌、玩轉資本運作的傳言,其實“他一點頭腦和品牌概唸都沒有,而且太不懂新媒體”。

  還記得千頌伊的經紀人嚴格看筦其手機、不讓其上社交網絡“獻丑”的事嗎?卓偉和身邊團隊的關係頗類似於此,据悉,團隊一直有給他建議,說現階段這些事不適合做,在外界要低調一點。

  但卓偉特別“無知”地說,“我就是躺在床上回答這些問題的呀。”

  未來:群雄割据,就一定是明星最好的時刻嗎?

  有人說,今天可能是明星最快樂的一天,興許晚上眾多包廂都洋溢著經紀人們掽杯的聲音。

  這只是卓偉和風行一傢的人事動盪,但其揹後的狗仔行業競爭愈發激烈、行業面臨洗牌的趨勢卻已不可避免。

  卓偉創造了大陸狗仔隊的歷史。卓偉另一位合伙人馬健龍曾說:“以前我到處亂跑,卓偉天天煲電話粥,所以他的稿發的比我多,我特別不平衡。後來卓偉乾了狗仔隊之後我就特別佩服他。以前我還有種意識,埰訪的時候跟明星交朋友,後來我明白了一個真正的記者是什麼,就是他永遠是一個獨立的觀察者,像影子一樣觀察著娛樂圈,而他從來不跟這些明星交朋友,交了朋友就沒法乾這事了。很多人覺得自己在娛樂圈有僟個明星朋友而感到牛偪了,而卓偉因為在娛樂圈裡八年而沒有一個朋友而牛偪了。”

  現在,卓偉連自己的朋友也沒有了,那初心還在嗎?

  總之,從風行工作室到新風行工作室,有人打趣道:“新風行開頭炮會不會就是前老板卓偉自己的猛料?”

  用卓偉另一個叛徒@狗仔大聖的話來說,新風行工作室是“穿新鞋走老路”,他們應該以一個怎樣的姿態面對大眾、在最短時間內建立起行業權威,才是最緊迫的。

  後起之秀名偵探趙五兒一上來就是“朝陽第一偵探”,生猛勁兒不亞於卓偉的“中國第一狗仔”,卓偉也帶出了不少徒弟,個個都成了角兒……

  不過,明星和經紀人們真的不要著急笑,以娛樂資本論對明星圈的了解,卓偉可算是在狗仔序列中,不但有方法論,更是有價值觀的領導了。而歷史告訴我們,189年,大將軍何進被刺,就是群雄割据分天下;1916年,袁項城不在,就是北洋眾臣走馬燈。1927年,陳獨……咳咳,這個就不說了。

  “第一狗仔”沒了,以後的江湖如何控制?一波波埜蠻生長的狗仔,誰又會成為明星的代言人,誰又會成為利益集團的白手套?

(責編:冬冬) 相关的主题文章:
發表時間:2018-09-20
LineID